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嫣语赋剧情介绍(要挟姐姐,秋珉变成她最讨厌的样子)

俗话说,小时候越乖的孩子,长大后叛逆越严重。

秋珉就是这样的,她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对父母长辈的话言听计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循规蹈矩活到了十几岁。若不是母亲突然离世,家族惨遭变故,或许她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老天很少会让谁一直一帆风顺,从千金小姐变成了教坊司最低下的粗使丫鬟,在家对她慈眉善目的姨娘将所有的活都推给了她,还时不时对她讽刺挖苦,她失去了女子最宝贵的东西,她也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0.1

贺家要秋嫣殉葬时,秋珉虽然觉得残忍,但也感觉正常。在她的观念里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陪葬是合理的。

后来,殉葬变成了去静云庵修行,姐姐还是那么反抗,母亲又极力维护她,秋珉很是看不惯。

姐姐如此离经叛道,母亲还是那么宠她,自己是母亲的亲生女儿,乖巧懂事,可从小到大母亲喜欢姐姐多一些,对她远比对自己好。

那天晚上,母亲不顾后果,让姐姐先去邰英寺躲一躲,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秋嫣要走的时候,秋珉喊住了她,问道:姐姐不见了,贺家一定会找秋家要人,那时候家无宁日,哪儿还会有风头过去的一天?

秋嫣不敢置信地问她,是不是想要自己留下。

原著中,秋珉神情冷淡:我比任何人都想要你离开秋家,离开我母亲。可你现在这样一走了之,有没有想过母亲怎么办?她那么疼你,为了你的事殚精竭虑。你要退婚,她帮你争取,你要进宫她帮你筹谋。如今放你逃走,又要替你收拾乱局。

盯着秋嫣,质问道:而你,可有半点考虑过我母亲,考虑过秋家?

秋嫣只是沉默了一会就离开了,她还承认她就是个自私的人,让秋珉要恨就恨吧!

秋珉没有喊人,让秋嫣顺利离开。

此时的秋珉,是那个为父母为家族考虑的秋家三小姐,她扪心自问,若自己是二姐姐,那么她肯定认命,不会让秋家因为而她蒙羞。

0.2

秋珉第一次看见秦喧时,就喜欢上了他。

秦暄面容俊俏,风度翩翩,不管从家世、相貌、学问、还是人品,秦喧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

捶丸大会那天,阴差阳错,她和秦喧分在一组,更是被他的风采所迷,对他情根深种。

秋珉亲热地叫他秦表哥,可秦表哥喜欢姐姐,越到后面她越确定,秦喧看见她只问:你姐姐去哪儿了?

秋珉也看出来姐姐对秦表哥也有意思,母亲也是暗中给他们创造机会。姐姐更是使尽手段让秦表哥表白,秋珉为此很是不耻,却又无比羡慕嫉妒。

巧的是贵妃娘娘下旨,要她嫁给劈柴处的梁翊。秋珉难过极了,贵妃娘娘的旨意谁敢违抗,再说她也不是反抗的性格。

秋嫣私会秦喧时,秋珉是知道的,她虽然没有主动接发,可当寇姨娘问到时,她毫不犹豫地将秋嫣的行踪说出来,美名其曰:二姐姐此行不合礼数。

秋嫣被罚跪祠堂时,秋珉如实知秋嫣。秋嫣很生气,但立马猜到秋珉喜欢秦喧,这才背后告状。

秋珉承认她确实喜欢秦喧,秋嫣问她为什么不早告诉自己,她们可以公平竞争。

秋珉愤怒道我怎么跟你争?我没你有心机,没你有手段,没你厉害!就连母亲都更疼你!帮你打算!

秋珉想到的是,梁翊正得盛宠,秋家根本得罪不起。此时的她,还是那个为父母,为家族考虑的秋家三小姐。

0.3

假银票事情后,梁翊在贵妃娘娘的旨意下去秋府下了聘,不日就要迎娶秋府三小姐。

韩氏带着秋嫣秋珉两姐妹到邰英寺烧香拜佛,正好遇见了秦喧和梁翊。

在藏经阁里,秋珉问秦喧喜欢秋嫣什么?

原著中写道,秦暄很是认真地想了想:我喜欢她表里不一,是非不分。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见秋珉一脸的不可思议,又说道:她看着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但内里一颗心却好像初升红日,任是世间万事都扑不灭浇不息她心中所求。待人做事又从不有门第之见,世人所规定的条条框框,于她都是浮云。

听了这些肺腑之言,秋珉心酸不已,为什么秦表哥心里只有姐姐?连她那些缺点在他心里也是优点,自己这么乖巧懂事温柔善良,表哥怎么就看不到呢?

秋珉也知道自己和秦表再无可能,只能认命嫁给梁翊呢!

秋嫣看见秋珉和秦喧私下说话,出于对妹妹的关心,在离开邰英寺之前,秋嫣由衷地对秋珉道:以后不要随意试探他人底线,不然,把想说的话说尽,以后嫁去侯府,不要再犹豫不决,藕断丝连。否则,秋家保不了你,也不会保你的。

秋珉心中酸楚,冲着秋嫣点了点头。

然后对秋嫣道:姐姐放心,我的残梦今日了了秦表哥看起来特别开心,不知道姐姐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可既然你此刻能哄他开心,我希望你可以哄他一辈子。

说完转身快步走远。

她喜欢秦表哥,更希望他得到幸福,她带着毅然决然的心准备嫁给梁翊。

0.4

如果不是母亲骤然离世,秋家惨遭元阆陷害,秋珉会如期同梁翊成亲,做卫远侯府的少夫人。

可惜没有如果。

秋家男丁锒铛入狱,女眷入教坊司。在梁翊的帮助下,她们只是做粗活,没有接客,保住了清白。

每天都有繁重活计,没几天祖母也离世了,秋珉悲痛不已,这个世界上爱她的人都离开了,曾经发誓将她当亲女儿的姨娘,欺负起她比任何人都厉害。

柳姨娘不但把她的那份活交给秋珉,还把秋嫣给秋珉要来的燕窝给吃了,时不时讽刺秋珉还把自己当成千金小姐。虽然秋嫣经常为秋珉和姨娘吵架,可秋珉却从不领情。

她觉得姨娘是姐姐的亲娘,自己能怎么办?姐姐让她自己学厉害一点,她当了十几年乖乖女,谈何容易?

之后的日子里,秋嫣去了花魁诗姑娘身边伺候,连带着她们的日子也好过了些。有一天,秋珉去找秋嫣,亲眼看见梁翊要亲秋嫣的额头,她当时就喊了一声:姐姐。

梁翊连忙将秋嫣推开,还解释说她喝醉了。秋珉愤怒不已,她想秦表哥满心满眼都是姐姐,再看不见旁人,姐姐怎么可以和别人又是搂又是抱的,把秦表哥当成什么了?

第二天秋嫣醒来时,秋珉质问秋嫣:同梁大人搂搂抱抱,可对得起表哥?

秋嫣说,她已经和秦喧做了了断,在说本就是挂牌接客,有这些亲密之举不是很正常吗?

听着秋嫣把始乱终弃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秋珉感觉十分可耻,她再也不想理这个姐姐。

几天后,秋嫣将秋家所有女眷都接到了她住的那个院子,只有秋珉和柳姨娘没走。一个是不愿,一个是不带。

又过了几天,秋珉的风寒越来越严重,可不管秋嫣如何劝她,秋珉还是不愿意离开,还用很难听的话讽刺秋嫣。

她说,她宁可听姨娘骂几句,打两下,也不愿清清白白的女儿身,踏进那种腌臜地方。

秋珉还在为秦表哥和姐姐赌气,她不知道的是,秋嫣已经无心儿女私情,一心只想将秋家女眷带出一条活路。

这是祖母的遗愿,也是母亲的心愿。

从千金小姐到粗使丫鬟,秋珉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在秋嫣身上。

0.5

秋珉也为自己的任性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天,在柳姨娘的催促下,她不得不拖着病歪歪的身体去后院装炭。

汪顺见四下无人,就将她推倒在柴房的干草堆上,秋珉惊恐地看着他,却无能无力。就此,她引以为傲的清白不复存在。

事发后,秋珉感到生无可恋,她划破手腕,将上半身浸入冰冷刺骨的缸水中,突然想起和母亲的对话,当初贺府要姐姐陪葬时,她觉得姐姐命该如此就该受着,还问母亲为什么对姐姐如此纵容。

母亲说:大概是她从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命该如此的事。就算是命该如此,她也会拼着命拽住最后一根稻草,永远都不会认输。看着这样的孩子,就想帮她,想帮她去做那些他人不敢想不敢做的事。

她当时不明白,母亲却说有些事希望她永远不用明白

手腕处的疼痛激发她的求生欲,她不想就这么死去,她也要努力改变命运。

秋珉扯下裙摆一角,将手腕缠住,颤颤巍巍地向前走,眼神里有过从未见过的坚强。

在梁翊的帮助下,秋家的女眷顺利逃了出来,还有了一块僻静的住处。

秋珉留信出走,去找秦喧。她潜伏在秦府,看到秦喧时立马低声呼喊:秦表哥,秦表哥。

秦喧看到她也非常高兴,因为秋家都是通缉犯,秦喧带她去了一处无人的茅屋里。秋珉含泪将她们如何出逃,如何遇见船难之事讲了一遍,言语中处处暗示秋嫣已经遇难。

秦喧秃然坐下,伤心不已。当晚,秦喧借酒消愁,秋珉陪在他身边。朦胧中,秦喧把她看成了秋嫣,吻了她。

秋珉则主动宽衣解带,和秦喧上了床。

秋嫣再次见到秋珉时,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秋嫣没想到的是,妹妹是让她在秦喧面前圆了她的谎。

秋嫣怒道:我若是不答应呢?

秋珉要挟道:若姐姐不答应,我就秋家藏身于广济院之事公布于众,姐姐不稀罕为男人争风吃醋,我不一样,我为了秦喧什么人命安危,我都不在乎。若我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此时的秋珉根本不在乎家族,只要得到秦喧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出卖秋家,她,终于变成她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