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动作指导”谢霆锋:现在刚刚好,不变的是态度

谢霆锋身上有好几种身份,他是歌手、演员,还是“星厨”。当下他解锁全新身份,首次担任动作指导。他已有三年未活跃在大银幕上了,这很容易让年轻一代的观众忘了,“谢霆锋其实还挺能打的。”

暑期档首部动作大片《海关战线》现已全国上映。典型完美主义处女座的谢霆锋,为了能更符合角色形象,从筹备到拍摄,一切都动真格的。他够卷,提前半年健身,练出了八块腹肌;他够拼,组建自己的动作团队,亲自上阵不用替身;他还够痴,坚持打戏无后期、爆破戏无特效……

近日,南都娱乐记者专访谢霆锋,聊了聊这部他沉淀3年之久带来的作品《海关战线》。对话中,慢热的谢霆锋只要提到关于表演动作的部分,会瞬间表达欲满满。谈到个人成长,说起与“歌神”张学友时隔20年后的再度合作,谢霆锋直言在他的身上学习到了不少,同时表示“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更新的进步”。

谢霆锋43岁了,他极度追求完美,做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有新的突破,“要让自己觉得不后悔”。

A

满足感

痴迷

回望谢霆锋的戏路人生,14岁,他开始跟着“音乐教父”戴思聪学习音乐,15岁推出了个人首支单曲,16岁正式出道。出道前,他的目标只是“想成为一个优秀的音乐人”。随后他开始“叛逆”地在歌曲中加入摇滚的元素,相继推出《谢谢你的爱1999》《因为爱所以爱》《活着viva》等一系列歌曲,没成想竟一首比一首火。

直到18岁开始接触大银幕,他在《半支烟》《特警新人类》等作品中崭露头角。在拍摄《特警新人类》时,因坚持不用替身,结果从二楼的铁架摔下,导致弄伤了脊椎神经。这让他与动作片“拼命”的齿轮开始转动,先后出演了《新警察故事》《男儿本色》《证人》《逆战》等一系列惊险动作片,更是在拍摄时多次受伤、险些丧命。

谢霆锋自小喜欢观察和模仿,入行有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喜欢看动作片。早年只有录影带时,他会一格一格暂停看这些动作到底是如何呈现出来的。他也会思考,从二到三楼的距离跳下来,是怎么做到能不受伤的。直到成为演员之后,他将这份感受力化作行动力,成为观众口口相传的“拼命三郎”。

这股对动作的痴迷,离不开一起拍了七部电影的导演陈木胜。在合作完《怒火·重案》后,陈木胜因鼻咽癌离世,这给当时的谢霆锋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虽然陈木胜不在了,但他独一份对动作拍到“肉痛”的坚持,唤醒了谢霆锋“不能放弃动作”的想法。

他也非常清楚,要拍出真实、有痛感的动作电影,只能把自己的极限和设计推到越来越危险的地步。“如果我不能把动作指导,或者我设计的每一个动作做到最完善、最完整,那可能就会出人命。”

在谢霆锋看来,除了本身作为演员要做得到动作之外,还需要把身边所有的安全措施做到最完备,包括保障愿意跟演员去高空拍摄危险动作的摄像师的安全。这样下来,他只有建立起自己的动作团队,才能拍出他想拍的动作。

慢热

一直以来,谢霆锋给大众的印象总是高冷、慢热,为了宣传《海关战线》,他跑了大大小小好几场路演,与观众面对面互动交流,亲力亲为解读关于影片的台前幕后。

在《海关战线》中,谢霆锋不仅担任领衔主演,还首次承担起动作指导,还为电影专门组建起了20人左右的“锋子”动作团队。他告诉本刊记者,拍摄中最吸引他的是关于“海”的元素,认为特别新鲜,可以为影片里的动作场面带来突破性的呈现。

在该片导演邱礼涛看来,这次谢霆锋在影片中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他说,20年前与谢霆锋合作时,他就很特别、很内向,片场里没有他的镜头时,基本上是看不到他说话的。

“20年后,他说话更多了。作为全片的动作指导,他不能不说话的,当动作指导可以让他说话多一点。”邱礼涛笑着说。

作为慢热的人,谢霆锋也向南都记者坦诚,相较之前的拍摄,自己最大的变化是“学着去与大家沟通”。

“这一次为什么还会想要这么拼?”本刊记者问。

“这么拼,是因为观众能看得出演员的紧张感和微表情,实拍的话整个身体的语言是完全不一样的。实拍会有不一样的东西在现场执行出来,会让整个团队更加兴奋。”说起实拍,谢霆锋很投入,“当完成希望能呈现的镜头时,我的内心会有很强烈的满足感。”

伙伴

让谢霆锋感到有趣的还有电影的整个班底。

“歌神”张学友时隔八年后再度拍戏,谢霆锋还根据影片中的角色为张学友量身作曲主题曲,“有合作的机会也非常好,特别有意义。”谢霆锋说。

影片中,谢霆锋饰演的海关助理监督周正礼和张学友饰演的海关高级监督张允南是师徒关系,亦师亦友。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也是谢霆锋时隔14年再次与张学友进行合作。这次两人的同台搭档,令谢霆锋感到非常难得,感触颇深。

在他看来,张学友作为同样是内向的人,他对自己的艺术特别坚定,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动摇他对艺术的信念,令他感叹道“自己也成长了不少”。

他还向本刊记者表示自己特别喜欢张学友的演技,认为“只要是他演的戏都好好看的”。虽时隔多年再度合作,但这却是谢霆锋第一次能和张学友演这么多的对手戏,加上还是拍动作电影,算是圆了自己的梦,也能让他有多一个层面可以了解张学友的机会。

谢霆锋还说,张学友在片场完全没有因为离开拍电影时间这么久而产生不适应感,反而在片场很放松。

他提起张学友拍高功能躁狂抑郁症的戏份,当时张学友和导演一直关在房间里,重拍了好几个小时后才达到张学友他想要的效果,出来后没多久又接着拍跳楼的戏份。谢霆锋很羡慕这种状态,在他看来,张学友不管是内心戏还是动作戏,“表现都特别好。”

当南都记者提到同样时隔20多年后再度合作的林嘉欣,谢霆锋笑笑说,“22年?有这么长吗?20多年是一个什么概念,我都要自己消化一下,真的是有好久的时间。”他感叹道,能和林嘉欣在同一个领域里坚持这么多年,并不是件易事,拍摄过程中彼此有了自然无形的默契。

拿过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刘雅瑟,这次演协助周正礼的情报员Ying,在片场大家会叫她“小辣椒”,她的表现让谢霆锋直呼“非常拼命”,戏里戏外都在催着霆锋多教一些武打动作,没戏时也不松懈。

有一场戏谢霆锋为了呈现更真实的爆破片段,精心设计了连续爆炸点,其中爆炸高度甚至达到了10米高,近身距离仅有一米。这场戏的拍摄因爆炸物反弹,导致刘雅瑟面部直接被“炸黑”,眼睛也意外受伤,但仍执意要求坚持继续拍。

“她很认真也很勇敢,这么能吃苦的女生演员真的很难得。”谢霆锋感叹道。

B

难题

分身

典型完美主义处女座的谢霆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有新的突破,“要让自己觉得不后悔”。为了拍《海关战线》,谢霆锋提前半年以上进组准备,健身锻炼、角色调研、跟着导演勘景,还专门把自己的身体练得更柔软,只为能更加抗打。

一开始,谢霆锋就决定每个演员都要做到亲自上阵,他不希望用后期特效去帮助演员完成某一个动作。所以他必须保证到拍摄现场前,就已经有最大的把握可以完成现场实拍。

谢霆锋坦言,他发自内心不希望观众在看完《海关战线》后,认为呈现出来的只有动作。在他看来,除了有刺激的动作场面之外,还有复杂的人物关系和饱满的人物情绪,“大家千万不要觉得就只是看爆破戏、枪战戏,它是很立体、很完整的。”

在谢霆锋出演过的动作电影中,无论是《证人》里在香港人流量大的街头拍摄15次才完成的街头追逐,《线人》里与贩毒团伙的激烈对决;还是《男儿本色》里和吴京拳拳到肉的打斗场面,《怒火·重案》里和甄子丹上演的警匪激战,他都为观众呈现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动作片段。

这次他作为动作指导,也要负责所有其他演员的动作设计,以及团队的安全、拍摄流程等方面的把控,这让他“更加有压力感”。

在拍摄《海关战线》的过程中,难的部分在于谢霆锋随时都会处在一些比较“奇怪”的状况里,时刻挑战着“不确定性”。

拍摄水上戏时,做不到“力从地起,腰马合一”;在7层楼高的货柜顶上的拍摄,当演完导演喊卡了后,作为演员又是动作指导的谢霆锋,看不了回放。

“我在上面拍摄,如果要看回放,就需要每一条都得把我慢慢放下,看完回放说完调整内容后,再把我放上去。那样的话整个过程耗费的时间太长了。”

他坦言,做演员又做动作指导,在拍摄流程上两个岗位是有冲突的,有时刚进入到情绪里,又不得不停下来去指导动作,最大的难题还是不能分身。

难才好玩

有趣的是,直到拍摄时谢霆锋才发现原来自己穿的海关制服是短袖,导致手上没有办法可以垫上任何保护道具,在拍摄抵挡甩过来的木棍时,直接上手挡住。

“我挡了几下后,说怎么这么疼,他们说锋哥你没带护具。我一看,短袖怎么戴护具?这也是一个挺好玩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谢霆锋笑着说。

谢霆锋坦承,希望《海关战线》呈现出来的是可以接近“人”一点的,这个人是会疼的,用的招数也不是什么大招。他也有尝试过腿再稍微踢高一点点,不过导演邱礼涛就会说:“你是个海关,并没有太多的花招。”

“不过在电影里还是会稍微夸张一点,如果要完成100%实拍,我建议大家去看纪录片。电影多多少少会多一些娱乐感,所以动作设计要考虑到怎么贴近到角色和海关行业,但也不是要去掉电影该有的惊险。”

令观众印象深刻的是,谢霆锋在影片中有一段一镜到底的打斗戏。为了能给观众呈现出最真实的打戏,他亲自上阵,在封闭的船舱内,连出64招以一敌众,招招狠辣,拳拳到肉。

采用一镜到底,需要面对的问题是任何一个环节失误都需要从头再来。当南都记者提及为何选择一镜到底,谢霆锋也只是说“难才好玩”,他并不喜欢动作看上去做得太碎,因为这样会缺少太多的镜头语言和张力。

他还提到影片中周正礼抓着直升机吊着的吉普车片段的拍摄现场。“这场戏的构思非常复杂,不仅需要连拍,甚至所有的道具、基建都非常重,所有东西基本上都是超过一吨的重量,人被碰到会直接骨折。”所以他在拍摄这场戏的前两个月,就已经在尝试保持拍摄这场戏动作的连贯性。

“不可以出错,一出错就会死。”谢霆锋直言。

“淡人”

影片结尾,作为主角的周正礼说:“做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关于底线,谢霆锋称每个人的底线与对人生的追求都不一样,阿礼的底线是“为了信念不顾一切”。

在谢霆锋眼中,阿礼不善于沟通,边界感比较强,一根筋,内向又有洁癖,不喜欢也不擅长沟通,笑称“跟自己还挺像的”。

“他很拼,喜欢自己锻炼。我从事的工作需要沟通,如果我不在娱乐圈,我也很想像阿礼那样不去沟通。”但不沟通,在谢霆锋看来又是挺吃亏的,会显得特别不合群。

他透露,周正礼在讲话时从没有伸过手指,每次讲对白时都会握着拳头,因为会觉得“这是一种冒犯”。

在他看来,阿礼不内耗,是典型的“淡人”“I人”。不过周正礼也有他的底线,触碰到他的底线,他也不好惹。谢霆锋希望观众能够通过阿礼,去相信自己坚守的东西,不要轻易放弃。

当南都记者问有没有想过给跟阿礼和你一样的“I人”提几句建议时,谢霆锋也只是笑笑说,“我觉得是什么人都无所谓,特别是像我跟阿礼这样的人,只要不伤害到其他人,希望大家都能接受。”

南都娱乐 × 谢霆锋

“不变的当然是态度”

南都娱乐:你曾在拍摄过程中说过自己“一把年纪了”,回看自己过去的戏路人生,你认为最大的变与不变是什么?

谢霆锋:虽然现在年纪是变了,但我反而发现自己对自己的了解加深了,对整个电影制作的了解,包括镜头、剪辑和危险动作也加深了。以前我可能需要拍20条,导演才能在中间挑一两条使用。但我现在做同样的危险动作时,基本上都是在两条内或三条内搞定。现在准确性更高,所以虽然我年纪比以前大了很多,但我做这样的动作比以前更轻松了。

不变的当然是态度,做动作、做电影这个态度是不能变的。

谢霆锋:我现在还没到怕变老这个地步,并不会因为年纪到了就妨碍我演戏或做动作,我反而觉得现在刚刚好。

南都娱乐:认为自己当下人生最重要的课题是什么?

谢霆锋:当下的我希望可以在不同的领域不断地进步。

南都娱乐:你会如何看待业界评价你为“港产动作片头号接班人”?

谢霆锋:我不会想得那么遥远和宏大,我只希望做好自己本分工作。因为动作电影不是一个人能够成就的,打的东西很矛盾,你一个人是打不了的,是要一群人或者是很多的高手。所以我现在只希望好的作品可以影响到下一代,让他们觉得这个东西挺帅的,我不如也去练练。

南都娱乐:当下仍有很多人讨论“香港电影已死”这个话题,你是如何看待的?

谢霆锋:我觉得没有一个东西是可以永恒地流行,不管是音乐、电影,还是时尚和人气,它是有时间段的。比如说我自己喜欢和比较擅长的动作电影和摇滚,这两个类型都不在它的流行时段里,但如果因为不流行就不去做它,不坚持它,这也不对。

比如说现在流行嘻哈说唱,难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摇滚,我突然要去做嘻哈吗?也不对。这个就是不同的时间段,你该如何去坚守自己工艺和匠人精神的时候。如果你觉得现在做电影不是太景气,那就想办法把电影做得再好一点,再进步一点。

南都娱乐:接下来还有哪些工作可以分享透露的?

谢霆锋:拍完《海关战线》,我就跟华哥(刘德华)拍了另外的一部动作片《怒火漫延》。还有和成龙大哥的新片也正在筹备中。

采写:南都记者 林经武 实习生 孙余清

图片:受访方提供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