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欲望1:拿捏邢老二,宇哥让于海鹏出手

欲望1:拿捏邢老二,宇哥让于海鹏出手

事出反常必有妖。

山西大少小宇和加代交手几次,没有一次占到便宜,但加代也不敢找小宇的麻烦。两个人的关系相当微妙。可以用井水不犯河水来比喻。这一天小宇把电话打给了于海鹏。

正在和蓝刚谈话的于海鹏电话响了,一看来电号码是小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叫宇哥的话,自己比小宇大十多岁。叫宇弟,毕竟人家身份在那摆着。于海鹏摁下接听键,“喂,你好。”

“海鹏啊。”

“哎,宇。”

“你叫我什么?”

“啊,宇哥你好。”

“你在哪呢?”

“我在朔州呢。”

宇哥说:“你上午没有事的话,你把蓝刚带到太原来。我有点事想跟你当面聊聊。这事挺重要,也挺着急的。你要是方便的话,你现在就过来,中午一起吃饭。”

“啊,什么事啊?”

“见面再说吧,电话里边不方便说。”

“行,那我一会儿过去啊。”

“好嘞。”宇哥挂了电话。

蓝刚问:“这个鸟人要干什么呢?”

“没说,就让我去一趟,说有事找我。”

“大哥,我没别的意思啊,尽量还是保持点距离。他跟以前大茂不一样,这小子一肚子心眼。”

海鹏说:“都他妈一个德性,谁也不比谁强哪去。大茂就不坏了?只不过我跟小宇交不明白。如果他没有这个身份,他敢跟我张牙舞爪的!”

“那怎么的,你去是不去?”

“我能说不去呀?你备车吧,一会儿过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点。于海鹏的煤矿在山西,是搬不走。而且煤矿不能像其他买卖那样可以避开地域。和宇哥的关系再不好,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中午十一点,于海鹏和蓝刚来到了太原,找到了宇哥所说的会馆。于海鹏把包厢门一推开,宇哥一摆手,“来,海鹏。蓝刚呢呢?”

“在楼下停车呢。”

“啊,你先进来。今天没有别人,就我找你们哥俩吃个饭,菜我点完了,你看看想吃什么,自己点。”

“我吃什么都行。对吃方面,我不挑。”

小宇一摆手,“坐吧。”

“哎。”海鹏坐下了。

没有五分钟,蓝刚也上来了。三个人坐了一张圆桌,酒和菜也都摆上了。小宇问:“最近怎么样?煤矿还行啊?”

海鹏说:“一般吧,反正吃不饱也饿不死。”

“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些。我缺这个了?我他妈也不是找你要煤矿来了,我找你有别的事。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

“那就行。海鹏,之前我俩可能有点误会。我觉得谁心里边也别记仇。对于我来讲,宇哥得大度点。对你来讲,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该跟谁交好,该跟谁会保持一般关系,你心里要有杆秤。”

“是。这事我明白。”

“你要明白的话,我就接着往下说了。呃,大同离你那不远是吧?”

“不远。”

“大同有个姓邢的,叫邢老二。这个人你听过没?”

“邢老二?我听说过。”

“我不知道这人跟你什么关系,你也不用告诉我。我跟你说件事。”

“啊,你说。”

“我上周去了大同,我当地的几个朋友们都在。说邢老二有七八个煤矿,而且规模都挺大,照比你都不小。是不是啊?”海鹏说:“我俩四五年前接触过两回,后来就各忙各的了。同行是冤家,少接触为好。”

“啊,这些事我不关心。我关心的这个人不给我面子。大同的二少现在拜码头拜到我这了,说以后跟我混,跟我走,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我问问你,大同的二少在当场灵不灵啊?”

“那不太灵了吗?”

宇哥说:“但是他拿捏不了邢老二。我那天到那,也跟邢老二说了。我说邢老板,你要是给我个面子,你把你名下两个煤矿的百分之五十股份给我弟弟。他不给我,而且还口出狂言,告诉我百分之一都不可能。太他妈目中无人了。且不说大同的二少能不能动得了你,你宇哥还治不了你了?”

“对呀,你不太能治着他了吗?”

小宇说:“他当着我的面打两个电话。一个是大志,海南杜成的大哥,你不是知道吗?”

“啊,这小子认识大志啊?”

“认识。另一个电话打给了四九城的一个老二代,今年都快五十了。这个老二代特意给我打电话,说宇弟啊,你别难为人家了。但是怎么说呢?这个老二代的父亲已经不在了,他现在就是凭点老面子,没有什么力度了。邢老二跟我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跟我骂了起来。海鹏啊,这个机会我不想给别人了,我想给你,让你出出风头。你要把握这个机会啊。你替我上大同打他。你让蓝刚带着你的护工队去大同打他。蓝刚,你应该没问题吧?”

我听鹏哥的。“这个,我......”

“你鹏哥跟我没话说,一点说的没有。海鹏啊,这事有难度吗?”

“宇哥,我不是不给面子,我跟邢老二的关系不错。”

“你俩不是同行吗?怎么能不错呢?自古以来,同行是冤家!什么意思?不愿意帮我呀?”

“没有没有没有。虽然我和他走得不算太近,但是早些年我干煤矿的时候,他帮过我。呃,说白了,我一直欠他人情。这些年我一直找机会把人情还回去。但是他一直也没给我说机会,他的恩我一直没报。你说如果我现在去打他,是不是有点恩将仇报了?这事传出去,我于海鹏在这边还待不待了?”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