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欲望4:邢老二有了不祥之兆,展军找到机会

凡成大事者,没有嘴巴不严密的。如果把一些所谓成功人士的秘密说出来,他可能就是十恶不赦的魔鬼。展军是干事的人,各方面能力都挺过硬。展军说:“将来哪个要是嘴松,把事情说出去了。或者这几天,我没领你们去之前,你们下楼了,走出去了,别怪我把他销户了。都是职业挣这笔钱的,是吧?钱不好挣,都得给我心里有数。”八个小子一听,“你放心吧,军哥。我们都是职业的,这点规矩还明白?”“那就好。各人拿一部电话。”八个小子一人拿了一部手机。展军给了一人三十万。时间又过去了一天。这天下午四点。展军跑到房间,把门一推开,“别睡了。听着,三三二分批从后门出去。我后面的备了两辆奔驰。下楼后,上我那没有牌照的奔驰车。上去之后不许说话。赶紧的。”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三三二下楼了,往车里一坐,几个小子头套一戴,人手一把五连发和一把短把子。展军坐在前面的捷达里,挂着假牌照。三辆车直奔大同。到了大同,展军拨通电话,“大雷啊。”“哎,哥。”“听我说,我现在到大同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寸步不能离地盯着邢老二,盯住他,盯死他,随时把情况告诉我。我这边现在不往那去,听懂没?”“军哥,你还真来了?“这邢老二在我们这......”展军说:“你他妈说那些废话没用,听懂没?军哥也不想这么干,但是没办法。你永远记住,社会,你想上位,就得踩着人上。江湖上棍踩着棍,才能允许你去立棍,你才能成为大哥。听懂吗?”“我是担心......”“你不用担心。哪个成功的不是从这上面过来的?没有那些话。你给我盯好了!”“行。”当天晚上展军一直在等消息,可是天亮了,大雷也没有把电话打过来。凌晨五点,展军按捺不住了,把电话拨了过去,“怎么回事啊?咋没给我回电话呢?”“哥,身边太多人了,在夜总会现在还没出来呢。身边至少三四十人。”“行,盯住了,随时汇报。”“行。”一直到天亮七点多钟,邢老二在兄弟们的护送下回家了。头一天就这么浪费了,一点机会都没有。第二天还是这么盯,还是没有机会。眼看一周时间到了。展军着急了,电话跟大雷说:“我跟你说啊,我答应那边大哥了,今天最后一天,无论如何你今天给我找个机会?”“军哥,我倒想给你找。现在没有机会呀。他往哪里去,都是二三十人呢。我看你这两天都没睡觉啊。不行的话,你睡一会儿吧。”“睡鸡毛啊!这种事在心里压着,能睡着觉?你赶紧的,今天还是寸步不离地给我盯着。”“哎。”大雷挂了电话。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煤老板的生活是无序的,也是放纵的。天天在会馆吃喝玩乐。会馆里,邢老二打着麻将,抽着小快乐。旁边一个哥们说:“二看,你的烟灰怎么不断呢?”邢老二一看,“哎,是哟,烟灰怎么不断呢?说明是真的,对吧?”手一弹,烟灰断了。当天很奇怪,邢老二连续抽了几根小快乐,烟灰都不断。晚上十一点,邢老二拨通电话,“哎,你们几个到了吗?我在二楼打麻将呢。我今天赢了七八十万,晚上先给他花了。你们过来吧。你们几个人?行,七八个人全都都过来吧。”放下电话,邢老二对自己的几个保镖说:“你们几个回去吧,不用跟着我了。一会儿男男女女来不少人,还有领导过来啊。”几个保镖走了。大雷把电话回过去了,“军哥,实在在没有机会啊,他不出来呀。但是我刚才发现他几个保镖走了”展军问:“他身边几个人?”“我现在不好说,我没进去看。”“行。我过去,好嘞。”三辆车来到了会馆门前,大雷过来了,说道:“军哥,这里面什么样,我不知道。刚才又来了十来个人,长得像领导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找他的。”展军问:“大概多少人?”大雷说:“没法估计啊。”“只有硬着头皮干了。不用你了,你撤吧。”“军哥......”“行了,你撤吧。剩下的事我自己来。”“哎。”大雷走了。展军朝着两辆奔驰车一招手,“下来。”八个小子下来了。展军一指黑龙江的两个小子,“你俩去后门。”“哥,我们上去吧。”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堵住后门。万一他从后门跑,你俩不就把他销户了吗?”两个小子一听,“也是哈。”“对呀。你俩去后门。其他的跟我上去,我到时候告诉你们打谁,你们就打谁。你们俩记住了,只要从后面往外跑的,不管是谁,一律放倒。走!”展军带着六个职业选手进了会馆。经理给他们拿了手牌。七个人进了更衣室,没有换衣服,展军一招手,“上去麻利点。还是那句话,我让你们打谁,你们就打谁。走!”来到二楼,展军踩了点,知道了邢老二所在的包厢,把六个小子叫到一边,“这样啊,用五连发打。这小子几上几根毛,大圆脸,大肚皮,坐在进门的左边。我就一句话,能明白什么意思吗?”“明白。”六个小子朝着包厢去了。展军转身下楼,上了车,点着火,一给油,走了。

凡成大事者,没有嘴巴不严密的。如果把一些所谓成功人士的秘密说出来,他可能就是十恶不赦的魔鬼。展军是干事的人,各方面能力都挺过硬。

展军说:“将来哪个要是嘴松,把事情说出去了。或者这几天,我没领你们去之前,你们下楼了,走出去了,别怪我把他销户了。都是职业挣这笔钱的,是吧?钱不好挣,都得给我心里有数。”

八个小子一听,“你放心吧,军哥。我们都是职业的,这点规矩还明白?”

“那就好。各人拿一部电话。”八个小子一人拿了一部手机。展军给了一人三十万。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这天下午四点。展军跑到房间,把门一推开,“别睡了。听着,三三二分批从后门出去。我后面的备了两辆奔驰。下楼后,上我那没有牌照的奔驰车。上去之后不许说话。赶紧的。”

三三二下楼了,往车里一坐,几个小子头套一戴,人手一把五连发和一把短把子。展军坐在前面的捷达里,挂着假牌照。三辆车直奔大同。

到了大同,展军拨通电话,“大雷啊。”

“哎,哥。”

“听我说,我现在到大同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寸步不能离地盯着邢老二,盯住他,盯死他,随时把情况告诉我。我这边现在不往那去,听懂没?”

“军哥,你还真来了?

“这邢老二在我们这......”

展军说:“你他妈说那些废话没用,听懂没?军哥也不想这么干,但是没办法。你永远记住,社会,你想上位,就得踩着人上。江湖上棍踩着棍,才能允许你去立棍,你才能成为大哥。听懂吗?”

“我是担心......”

“你不用担心。哪个成功的不是从这上面过来的?没有那些话。你给我盯好了!”

“行。”

当天晚上展军一直在等消息,可是天亮了,大雷也没有把电话打过来。凌晨五点,展军按捺不住了,把电话拨了过去,“怎么回事啊?咋没给我回电话呢?”

“哥,身边太多人了,在夜总会现在还没出来呢。身边至少三四十人。”

“行,盯住了,随时汇报。”“行。”一直到天亮七点多钟,邢老二在兄弟们的护送下回家了。头一天就这么浪费了,一点机会都没有。

第二天还是这么盯,还是没有机会。眼看一周时间到了。展军着急了,电话跟大雷说:“我跟你说啊,我答应那边大哥了,今天最后一天,无论如何你今天给我找个机会?”

“军哥,我倒想给你找。现在没有机会呀。他往哪里去,都是二三十人呢。我看你这两天都没睡觉啊。不行的话,你睡一会儿吧。”

“睡鸡毛啊!这种事在心里压着,能睡着觉?你赶紧的,今天还是寸步不离地给我盯着。”

“哎。”大雷挂了电话。

煤老板的生活是无序的,也是放纵的。天天在会馆吃喝玩乐。会馆里,邢老二打着麻将,抽着小快乐。旁边一个哥们说:“二看,你的烟灰怎么不断呢?”

邢老二一看,“哎,是哟,烟灰怎么不断呢?说明是真的,对吧?”手一弹,烟灰断了。当天很奇怪,邢老二连续抽了几根小快乐,烟灰都不断。

晚上十一点,邢老二拨通电话,“哎,你们几个到了吗?我在二楼打麻将呢。我今天赢了七八十万,晚上先给他花了。你们过来吧。你们几个人?行,七八个人全都都过来吧。”放下电话,邢老二对自己的几个保镖说:“你们几个回去吧,不用跟着我了。一会儿男男女女来不少人,还有领导过来啊。”几个保镖走了。

大雷把电话回过去了,“军哥,实在在没有机会啊,他不出来呀。但是我刚才发现他几个保镖走了”

展军问:“他身边几个人?”

“我现在不好说,我没进去看。”

“行。我过去,好嘞。”

三辆车来到了会馆门前,大雷过来了,说道:“军哥,这里面什么样,我不知道。刚才又来了十来个人,长得像领导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找他的。”

展军问:“大概多少人?”

大雷说:“没法估计啊。”

“只有硬着头皮干了。不用你了,你撤吧。”

“军哥......”

“行了,你撤吧。剩下的事我自己来。”

“哎。”大雷走了。

展军朝着两辆奔驰车一招手,“下来。”

八个小子下来了。展军一指黑龙江的两个小子,“你俩去后门。”

“哥,我们上去吧。”

“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堵住后门。万一他从后门跑,你俩不就把他销户了吗?”

两个小子一听,“也是哈。”

“对呀。你俩去后门。其他的跟我上去,我到时候告诉你们打谁,你们就打谁。你们俩记住了,只要从后面往外跑的,不管是谁,一律放倒。走!”

展军带着六个职业选手进了会馆。经理给他们拿了手牌。七个人进了更衣室,没有换衣服,展军一招手,“上去麻利点。还是那句话,我让你们打谁,你们就打谁。走!”

来到二楼,展军踩了点,知道了邢老二所在的包厢,把六个小子叫到一边,“这样啊,用五连发打。这小子几上几根毛,大圆脸,大肚皮,坐在进门的左边。我就一句话,能明白什么意思吗?”

“明白。”六个小子朝着包厢去了。展军转身下楼,上了车,点着火,一给油,走了。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