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国剧年中复盘:格局渐稳的上半年,长剧迷你化、短剧提质进阶

文 | 芷潇

来源 | 看电视

夏日炎炎,当《长相思2》已蓄势待发,又一轮暑期档鏖战将至,就意味着2024国剧竞逐已至半程。

注定是不平凡的上半年。一月《繁花》凭借海派腔调成功炒热剧集市场,二月《南来北往》描摹年代人生百态,三四月《花间令》《与凤行》等古装剧延续热度,五月《我的阿勒泰》“田园牧歌式”叙事跑出黑马,一直到《庆余年2》《玫瑰的故事》高质量输出。

小高潮不断,却未能重现“狂飙”式全民观剧潮;被多方押注的S级剧,似乎也逐渐被观众“祛魅”,响与不响走向分化两端;而作为平台试点的“迷你剧”们,却呈现出了超乎预料的播出效果……

被重塑的行业规律,正迭代的市场潮流,那些潜藏在上半年剧集市场的细微趋势,指向了国剧的何种未来?

差距收缩,格局渐稳“顶流祛魅”下的S级剧

2024上半年,“狂飙效应”消失,几乎达成了一件共识。

在灯塔专业版提供的榜单中,今年H1共有有效播放剧集149部,较去年同期161部减少12部,累计正片播放量却反增35.1%。《庆余年2》《与凤行》《墨雨云间》等头部项目播放量虽均低于《狂飙》,但整体表现更为平均。

从“一超多强”到差距收缩,一方面源自头部大剧的稳定输出和中腰部剧集提质发力,另一方面,还暗含着一种以观众能动性作主导的流量逻辑。难以预测的市场旺季就是示例。

过往几年中,冬夏两季作为青年受众回流的重要节点,平台通常会排播押注大剧,集中收割观众视点孵化爆款,春节档因其“合家欢”属性更是尤甚,《人世间》《狂飙》《三体》均是其中代表。

相较起来,今年同期的剧集市场就略显惨淡。

《繁花》收视热自去年年底点燃,在春节来临前收官平息;《猎冰》《大唐狄公案》《欢乐家长群》虽有声量,却相对集中在垂直领域;《南来北往》与《烟火人家》因题材与播出时段的适配性,拥有一定的话题度,却在长尾效应上呈现弱势。

相反,伴着今年春节档落空,曾不被看好的春季市场,却意外带动起了观剧热。

从三月起,赵丽颖林更新双搭《与凤行》,优酷逐月释放古偶“三连”,腾讯携《承欢记》《玫瑰的故事》《庆余年2》瞩目回归,几乎每月一部爆款。在平台的逐层加码下,这个淡季显得格外热闹,但这份“热闹”中不乏观众参与因素的促成。

譬如,被平台定级为“A”的《花间令》,因“蒲草系”女主杨采薇和角色间化学反应,达成了“S”级制作场观;《我的阿勒泰》在二创平台的CP混剪和原著推介,进一步扩大了原片影响力;而《玫瑰的故事》凭借角色方协文台词出圈,被不断改编、玩梗、流传。

观众对内容的猜测与讨论,形成了剧集出圈的重要推动力。也正是这种自主判断、自觉参与的互动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变更了市场的流量逻辑和口碑界定:观众既能助力中腰部剧集跑出黑马,也能掌握圈定爆款的话语权

这一点,对部分S级剧的播出亦造成了一定冲击。 最遗憾的,就是曾打造出《苍兰诀》的恒星引力,没能《狐妖小红娘·月红篇》复刻彼时盛况。

尽管有众多一线演员加盟,播出前招商收获颇丰,但是碍于漫改属性等诸多原因,最终播出结果与预期差异明显。这是“顶流祛魅”时代下,平台与制作方需共同面对的问题。

总的来说,2024上半年中,没有席卷观众视点的超级大剧,没有拉开明显的竞逐差异,S级剧光环减弱,观众互动意识也更加强烈……种种迹象,皆意味着行业格局正步入稳定。

市场更严格、更精益求精的观剧审美,将倒逼制作方从内容、形式、合作等多方面综合考虑,寻求趋势背后更稳固的“确定性”。

长剧“短剧”化“迷你剧”概念正式打响

2024是短剧市场规模急剧扩张的一年,也是短剧产品特质弥漫向长剧市场的一年。这种趋势与观众的观看习惯变化紧密相关。

新的文娱产品出现,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用户的视听习惯。快而短、紧密而刺激的节奏倾向,让平台对长剧的策略布局亦有变化,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均有一定程度的体现。

首先看内容。上半年中有部分剧集首先尝试了“短剧”化改造,且主要集中在古装剧领域。

《花间令》中恶女复仇、换脸梗的运用,再现了短剧中常见的极致化人设;《墨雨云间》集杀妻复仇、冒名顶替等桥段,后续承接反转剧情,真正让“全民爽剧”概念深入人心;包括《庆余年2》延续“男频爽文”定位,在观众高期待下回归。

长剧“短剧”化的优势在于,更加宽裕的剧集容量,能够容纳更细密丰沛的情绪点,进而在完善故事逻辑、铺设完整伏线的基础上提高故事效率。如此一来,既能对影像质量有所保障,亦能用悬念钩子留存用户。

但这也对剧集创作提出了新的要求。长短剧界限模糊以后,各自内容的识别度在哪?仅仅是横屏与竖屏的区别吗?二者又如何结合内容特点互相汲取优势,如何融入各自独特的风格和质感……这些都是未来值得持续探索的方向。

再来看形式。自《平原上的摩西》《漫长的季节》等优质剧集相继进入市场后,12集左右的精致体量似乎就成为了悬疑剧的标识。但上半年《我的阿勒泰》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迷你剧与其他赛道有机结合的可能。

与沿用“短剧”思维不同,长剧“短剧”化重在节奏把控和叙事效率,不曾圈定内容体量,其平均集数依然在35集左右,它的故事框架足够宏大和伸展。

而迷你剧则完全从属于“小而美”形式范畴,10集左右的体量限制了它的叙事方式——或反转迅疾,或记录平实,取决于故事本身的类型气质

2024H1释出的两部迷你剧,《新生》和《我的阿勒泰》,恰好是一快一慢的两个面向。

以“暴风雪山庄”模式讲罗生门故事的《新生》,切换人物视角轮流自述,较过往悬疑剧更多了一份新意。尽管故事容量有限,但保证了每一个人物都尽可能立体饱满,进而能够完成剖析个体性格和命运成因的复杂任务。

而《我的阿勒泰》无论画风还是内容,都与《新生》截然不同。 这部由李娟原著改编而来的散文剧,将镜框放诸于茫茫草原与皑皑雪山,内核足够柔软,画面亦足够治愈。不那么强烈的故事背景下,迷你剧依然是一具恰如其分的“壳”。

正因如此,长剧与短剧间的障壁消弭已成为一种融合大势。一方面,长剧探索着“短剧”化手法,试图用更紧凑的故事抓住受众;另一方面,迷你剧用电影化叙事策略和视听画面,向经典长剧靠拢,这何尝不是一种突破方向?

短剧提质的终点是向长剧看齐?

当种种潮流趋向都指向短剧时,不如再来看看短剧市场。

随着国家广电总局“带着微短剧去旅行”创作计划出台,上海第一届微短剧大会召开,短剧行业正走向规范化和精品化,进一步占领市场,呈现出数量质量全面开花的态势,尤其在题材新鲜度和创作延展度上有所突破。

据德塔文数据显示,《执笔》《授她以柄》《大王别慌张》《孔雀圣使请动心》《皎月流火》《金猪玉叶》分列上半年微短剧景气指数TOP6。

其中,腾讯凭借《执笔》《授她以柄》等剧立足古装圈层,《大王别慌张》由爱奇艺“喜人宇宙”开发,优酷TOP30上榜部目最多,《嫁东宫》《染指》等热门作品集中在中上位置,而《金猪玉叶》作为抖音与周星驰合作的首部微短剧,同样名列前茅。

除了头部公司出品,市场上的小程序短剧以及庞大的自媒体作品,依然值得关注。

例如,小程序短剧《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和《裴总每天都想父凭子贵》在2024年春节档引爆短剧流量,博主王志猩作品《重生之我在霸总文里当保姆》凭借“反套路”和打工人视角解构霸总小说,其对于短剧市场的空间拓展与繁荣生态的重要影响不可忽视。

从生于混沌到精品化创作,短剧内容的提质,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来源于长剧经验的汲取。

《执笔》将恶毒女配人设筑深,设定女性不甘命运摆弄,进行规则性反抗和解绑的角度刻画非常规“改命”,这实际上与早期网剧叙述手法十分相似。而《金猪玉叶》中无论包袱还是画风,都携有周星驰荧幕作品的影子。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短剧和长剧之间的界限日渐模糊,反映出的是新视听背景下观众的接受模式,两种生产逻辑本无孰优孰劣之分,适当从彼此创作上汲取优势,才能拓宽双方受众群体,找到更广泛普适的输出路径。

综上,2024上半年的国剧市场,可以说处于一种稳定输出的正向循环。

一方面,“狂飙效应”消失,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它象征着一种更良性、更稳定的竞合关系——敢于创新的赛道能给予积极反馈,而经验性判断亦偶有失灵,能够及时提醒制作方审视作品价值,反思创作手段,以便在未来产出真正经得起大众检验的作品。

而另一方面,生于混沌无序的微短剧,逐渐找到了连接娱乐和正向价值传递的平衡点,从主轴为中心向外提质增长。长剧“短剧”化、短剧“长剧”化的借鉴路径,也让了从业者看到了跑出黑马的无限可能

至于下半年,市场还将回馈以何种惊喜,我们拭目以待。

主编:罗姣姣

文:张芷潇

排版:张芷潇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