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金马奖大满贯第一人是谁?(舒淇敬她是个强劲的对手, 刘德华与她相见恨晚)

1

在香港,有一场特殊的展览。

展厅不大。

参观的人也不多。

在一处空白的墙壁上,投放着一段视频。

视频里,2700个陶瓷碗,不断从高处坠落。在黑白的光晕里,碎裂成一种壮烈的美感。

这些碎片被堆砌成山。置于投影之前。

用创意者的话说,这是一场关于坚毅和希望的探讨

纵然生活令你我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我们依然拥有坚硬的质地。

和不为瓦全的气魄。

而这场展览的创意者,不是别人。

正是林嘉欣。

2

林嘉欣啊,这是一个带有时代印记的名字。

二十年前,这个名字,曾在影坛乍起一池波澜。

在那个遍地传奇的时代,她也曾赶上时代的尾声,与张国荣、梅艳芳之流搭戏。

冠在她身上的头衔太多。

金马奖大满贯第一人。

金像奖的常客。

舒淇敬她是个强劲的对手。

刘德华与她相见恨晚。

港媒封她为最甜影后、献给香港影坛的珍贵礼物。

她简直buff加满。

出道不算早,上位却神速。

24岁,首次接触电影,就横扫金像奖和金马奖。

又息影五年。

再复出,轻易击败侯孝贤+舒淇的《聂隐娘》,凭借《百日告别》重拾桂冠。

她来势汹汹,令人惊叹。

《异度空间》、《怪物》、《亲密》、《恋之风景》、《阿嫂》、《救命》拍一部,提名一部。

名利场在她脚下,成了私人的游乐园。

闻不到硝烟。

看不见厮杀。

只是沉浸式地玩耍,躲在一个个角色里,游戏人间。

有一天,玩累了,她说要休息。

于是转头就走,不留恋,不惋惜。

2010年,当起了全职太太。

许多人惋惜。

但深究下去,你会发现,全职太太林嘉欣的生活,远比你我想象的更丰富。

3

当镜头再次对准林嘉欣时,她这么介绍自己:

我是林嘉欣,是陶艺的粉丝。

与陶艺结缘,是2020年。

那时候,疫情刚刚爆发。两个女儿要上课,她不放心孩子坐公交车,于是亲自送去陶艺教室。

孩子在上课,她坐在角落拆陶土玩。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30平米的陶艺室,成了她新的游乐场。

每天早晨7点半,必定准时出现在那里。

陶艺室里没Wifi,只有一只大橘猫陪在左右。

一踏入,就像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地。

她称之为圣殿

她在陶泥中探寻。几近忘我。

常常一做就是十几个小时。有时候台风来了,直接睡在陶艺室过夜。

从早到晚,听风过境,静谧无声。

而手中揉泥不停。

一点点往下压,铺开成喇叭形状。

一开始总不太顺利,不是厚薄不均,就是形状不行。

于是重新开过。但也不气馁。

她喜欢这种感觉:

手很忙,可是心很平静。

后来渐入佳境。

成型的作品很多。

典雅的。

不规则的。

关于人的。

许多隐晦的叙事和思考,掺杂其中。

她的艺术嗅觉相当敏锐。

又将泥土和戏剧结合起来,制作人偶。

包括这次展览。

2700个瓷碗,也全由她所制。

在展览结束后,这些瓷器的碎片被送去回炉,重制成碗。

然后放在香港北角油街,任何人都可以免费领取一个拿回家。

她说:使用我的碗,多了一份温暖带进他们的生活里。

很满足。

做这些,全然没有盈利可言。

所付出的心血,比用心塑造一个角色,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她甘之如饴。

甚至有一次,女儿跟她争宠:我觉得你爱陶土多过爱我。

她掷地有声地反驳:

能够有热爱的事情,是非常可贵的。

有人疑惑。

作为演员,林嘉欣已拿出足够亮眼的实绩。

人生的后半场,只需要做个合格的好妈妈,就是大圆满。

何必如此?

她反而不解:可是创作是我一辈子的事情啊。

不知不觉间,陶土已融合成为她的第二生命。

她说:陶土教导我就是要放下。不眷恋是很自在的一种状态。

也将制作陶器的过程,视为一场安静的疗愈。

寂寂的。默默的。

却在心里生出坚硬的力量。

伴随而来的另一个问题:

她究竟在治愈什么?

4

林嘉欣的创伤,一部分来自于家庭。

父亲是香港人。

母亲是中日混血。

二人早早离异,令林嘉欣自觉是一个累赘。

她不相信爱。

读书时,有男生暗恋她,在她面前耍酷,她会认为那是讨厌她。

她只想把自己藏起来。

身边同学的家庭都是完整的,我不想被别人知道父母离婚。

她始终以一种紧绷的姿态,默默对抗世界。

敏感。

笨拙。

当然也异常艰辛。

到了出道后,越演越烈。

经纪公司要她拍泳装写真集。她不愿,用的是最吃力不讨好的方式去反抗。

刻意把自己吃胖到130磅,气得公司直接雪藏她。

好不容易熬出头,挣到了掌声。

可那奖杯握在她手里,却是焦虑大过于喜悦。

首次封后时,她激动哽咽:压力很大,又兴奋又害怕。

她说自己的表演只值40分,不知该如何继续捍卫自己的荣光。

而翻天覆地的舆论漩涡,是她的又一道坎。

因她卷进了小三门。

事件的男主角是陈光荣。

郑伊健的御用音乐总监,香港乐坛的中流砥柱。

2004年。

两人恋情曝光之时,大众只知道,陈光荣已结婚多年。

林嘉欣的出现,无疑是小三上位。

随即而来的是漫天的讨伐声。

林嘉欣没有回应。

一年后,两人低调分手。

但令人震惊的是,在陈光荣之后,林嘉欣再次选择了另一个有妇之夫袁剑伟。

2010年。

不少港媒都收到爆料,林嘉欣决定息影。息影的原因,是出国养胎。

这无疑又是一记暴击。

千夫所指。

万人唾骂。

满城风雨,她依旧神隐而去。

直到身边好友接连发声:袁剑伟早已与前妻分居,替她洗脱了冤屈。

而她本人,只倔强地留下一句:只要家人和疼爱我的人知道来龙去脉就好,无需刻意向所有人交代。

但我们都知道,身处最喧哗的娱乐圈,谁也做不到真正的置身事外。

何况如此敏感的林嘉欣。

她一声不吭,藏匿下许多尖刺。

一如《男人四十》里,那个看似乖巧,实则叛逆的胡采蓝。

直到多年后。

她才找到通往自我的通道,将所有隐匿的刺抚平。

多年后,林嘉欣与老友在节目上相见。

对方惊奇于她的改变:

印象中你变得开朗了!

她闻之,调皮做鬼脸,娇憨如少女。

改变她的,是陶土。

她完全沉醉在陶艺的世界里。

在一捏一揉中,悟出自己的一套哲学。

她说:每次接触不同的泥,都好像在重新学习怎么做人。

谈论起陶土,亲昵得像是认识了多年的老友。

白泥顺滑。长着一副八面玲珑心。

瓷泥就很别扭。像个会闹脾气的小公主。

也虔诚得像个信徒。

因为这是一件需要百分百专注的事情。不可小瞧,不可懈怠。

没有别的捷径。就是要清除杂念,听从身体里的节奏。

只有稳定的节奏,才能推出厚度均匀的器皿。

因为手非常诚实,不跟你客气,直接显示在作品里。

此时也是一个自省的过程。

我在想什么,害怕什么,想要什么,什么不安静我会观察内心的一切。

而到了烧制阶段,也是一场惊险的赌博。

当你为自己的手艺沾沾自喜时,可能一进烧窑就完全失败。

所以必须谦卑。

有一次艺术展,她决定做一个生胚的娃娃头,让水流顺着娃娃头顶留下。

看着看着,心有所触。

像娃娃在哭。慢慢你看着它的脸塌掉,然后变形。

这个娃娃,就是林嘉欣自己。

而塌掉变形的一瞬间,所有腐坏的内里,坚硬的防线,也终于垮掉。

她完全打开了自己。

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之姿。

这种柔软,令她迎来新生。

她与父母和解。

在破碎家庭中长大,一定有不开心,但一样会得到父母的爱。

再往下延展。对如何教育女儿,也有了新的思考。

我觉得母女就是一面镜。

也不缺对抗岁月的自信。

她不像别的女明星,用拉皮、玻尿酸、各种科技手段,拼命维持着世俗认为的美。

大方认老:

我白发很多,毕竟我都要进入45岁了。

她在其中,慢慢找回失控的秩序。

不只治愈自己。

更生出力量,去治愈更多的人。

做展览的初衷,是因为疫情。

她见到了疫情之下的众生苦,百事哀,天道之无常。

于是,用2700个破碎的碗,为所有的情绪寻一个出口。

不如我们来聊聊破碎,不开心,或者愤怒。

过去的林嘉欣,躲在一个个角色背后,用酣畅淋漓的表演,往里探寻自己。

现在的林嘉欣,借陶土的壳,向外延伸,主动与世界连接。

她不冠高名。不以艺术家自居。

只是一个安静的旅行者。

以爱为引。

以泥塑心。

在繁杂的俗世中,自得一方安宁,优雅路过人间。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