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长相思2》深度解析:涂山璟只是备胎,小夭最爱的人明显是相柳

文/叶秋臣

《长相思2》终于播了。

从上一季结束我就开始强烈期盼,得知定档便立刻刷完1-6集所有更新,然后坐下来开始认真码字儿。

总体来说,《长相思2》基本上与第一季剧情做到了顺畅的衔接,节奏和风格也都稳住了。虽然剪辑偶尔有点碎,剧情衔接也有问题,但不影响理解整个故事。

由于目前的剧情有限,所以叶秋臣仅就已播内容谈谈自己的感悟,并深度解析剧中的部分细节,如有不同意见,欢迎讨论交流。

1.关于演员

对于这种季播的剧而言,本身就必须承担前后承接的割裂风险,观众的很多情绪需要重新蓄起来才行。

所以,续作开篇的第一场戏就显得尤为重要。

杨紫一如既往还是超级稳,把基础盘的调子唱定了。张晚意也完全接住了杨紫的戏,两个人相辅相成势均力敌,很快将观众拉回到曾经追剧的记忆中,脑袋里迅速过了遍第一季的剧情,Recall的效果显著。

此处,我想重点讲讲张晚意。

上一季就专门夸过他处理情感戏的细腻程度,演技觉得属于本剧的TOP 3级别。

有场戏,讲的是玱玹在与老西炎王和小夭一起讨论立后之事。

当小夭明确说“不同意”的时候,玱玹眼中明显演出了藏不住的笑意。

随后玱玹很快就知道小夭并不是因为舍不得自己娶别人为后,而是考虑到了妹妹阿念。喜悦来得快去得也快,玱玹的情绪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张晚意处理得很有层次,有暴露内心的微表情,但不影响整体的冷静和镇定,给观众恰到好处地传达了这个角色的所思所想。

每次爷孙相望的戏都拍得极好,他俩仿佛是在照镜子,一个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一个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本质上,从玱玹选择为王的那一刻,这爷孙俩就已经是同类的人了。

所以,只有这个爷爷能给孙子最合适的提醒和建议。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玱玹强忍情绪的表情,我都很想哭。

哭他的无奈,哭他那种求之不得,得之又非所求的困境。

张晚意演技大赞,深深共情了。

我感觉这一季檀健次的妆造和滤镜似乎有点变化,观感上稍微偏暗了一些。

另外,在相柳弹唱这一段,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画风和这个角色的冷酷真的很不搭。那一刻我感觉他是檀健次,这还是头一回在他的部分里出戏。

其余的时候,檀健次还是能流畅切换各种情绪,即便只是眼睛都可以传递出不同的情绪,演技表现同样很稳定。

邓为的演技不评价,因为看不出来。

2.关于相柳和涂山璟

涂山璟为了能增加与小夭复合的可能性,于是去找了DNA检测技术,但当时的水平相对落后,所以只得出他们是近亲关系。

那孩子是他哥哥涂山篌的,子侄关系验不出来也正常。

这条路没走通,他又去找了离戎的催眠大师,通过记忆回溯装置光阴盏来召回当时与防风意映同房的回忆,仍然未果。

小夭身边的男人们,涂山璟与其他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主观上愿意舍弃一切只爱小夭,即便那是自己的命也无妨。

爱情至上,事业无所谓,万事以小夭为绝对核心在活。

优点之外,再说说涂山璟的缺点。他做人有点过于受道德束缚,不肯打开囚禁自己的笼子。顾虑太多,故此畏首畏尾。

当离戎昶提醒“再不出去,你的心上人可就输给别人了”时,虽然这是给涂山璟的忠告,但我认为其实其本质是在讲相柳。

开篇第一集,仅用一句台词就能一石二鸟,而且还是关系着涂山璟和相柳两人,设计真的很妙。

相柳共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小号防风邶,一个是大号相柳。

这个角色是我在全剧中最喜欢的人物,此前便为他专门写过长篇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公号“叶秋臣”里输入关键词“长相思”去看。

其实相柳完全可以在自己的两重身份之中二选一,如果他也是个为爱可以抛弃所有不顾一切的人,与小夭永远相守相伴未必不可能。

但他不能。

因为他是相柳。

这就是离戎昶去招降相柳时,说的那句“放过自己”,可相柳永远做不到。

他是将忠义始终作为第一信仰而活着的人,将曾经受过的恩情百倍千倍万倍去偿还的人。

由于抢婚,相柳彻底放弃了防风邶这个身份。

如果当时他放弃的是相柳呢?

那长久以来他坚持的事情,就彻底失去了意义。

若真如此,那这个人物的魅力也会大打折扣了。

我们爱的,似乎就是这样一个相柳,一个明知结局悲惨,却仍然奋勇向前的人。

相柳爱小夭吗?

当然爱。

确切一点说,他爱的其实是清水镇的玟小六。

在相柳拜访小夭的新医馆时,眼神里明显感觉到他想念清水镇的玟小六了,毕竟她扮回了原来的样子。

相柳爱上小夭,其实是对玟小六的爱屋及乌。

如果是小六,他俩还有可能。

但她是小夭,就永远不可能。

相柳很想挽留小夭,可他终究无法把心底最深处的话说出口,只能每次与她见面时尽力拉长相处时间,舍不得离开就想尽办法多待一会儿。

吃个饭,玩骰子,逛一逛。

管它干啥,陪着就好。

两个人都在疯狂试探彼此的爱意,但由于立场相对,所以在既知的结局面前不敢逾矩。

如果说小夭此前都在极力隐藏自己的真实心意,那么最后一次做丸药就成了最直接的告白。

炼制丸药一直是相柳和玟小六之间,除了情蛊之外最具联系的事情,只要这个约定尚在,他们就始终都有见面重逢的借口。

如果小夭只是把做丸药当成任务,她就不必绞尽脑汁地去美化造型和增加效力,只搓成黑黢黢的圆球就行了。

所以,每次小夭精心做的丸药,都是一份爱意。

这次是她成婚前最后一次为相柳做丸药,成品像水晶球一样漂亮,里面的女鲛人在伸手示爱,以此试探男鲛人的心意。

鲛人暗示的,是他俩之间那段关于男女之情的回忆。

由于上次的梅林事件,小夭复活的代价就是她一定程度上也变成了与相柳一样,能够在海中自由生活的存在。

所以,她把自己比作女鲛人。

这个行为真的再明显不过了,小夭坐在海边等海里的人来接她走,那个人是相柳。

此时的相柳一身喜服,这还是第一次见他白发配红衣。

相柳好像是在告诉自己,在他心里已经与小夭成婚了,所以才向女鲛人伸手过去,就是在内心深处已经答应了她的示爱。

但这个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

坦白讲,小夭一直都在同时喜欢着相柳和涂山璟,这个设定并不矛盾。

如果说第一季还不够明显,第二季就是直截了当拍给观众看了。

不管是水晶球的女鲛人示爱,还是涂山璟让小夭在他与相柳之间重新选择,都将这层窗户纸彻底戳破。

玱玹呢,有心无力,只能无奈退出竞选。

涂山璟对小夭,与其说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其实更像是在报恩,恩情比爱情的比例更大。他每次回忆起小夭,总会想到自己最潦倒时玟小六伸出了援手,所以这是恩情之下的爱意。且恩情不像爱情这种激情之下产生的情感,它相对比较稳定,你看相柳就是被恩情锁住了一生。

小夭一直在根据形势和需求来调整最终牵手的对象,她心里的顺位其实相柳比涂山璟要更高一些。

也就是说,相比涂山璟而言,其实小夭更爱的人明显是相柳。

外爷早就看出来了,所以他才让玱玹去招降相柳,老西炎王的眼睛永远都是雪亮的。

小夭更爱相柳这件事这其实很明显,只是有些人不愿承认而已,他们不能接受涂山璟仅仅只是排在相柳之后的高级“备胎”而已

若是相柳能像涂山璟那样,凡事都以小夭为中心,结局时她绝不会选择这只狐狸。

在爱与被爱之间,小夭选择了后者。

3.关于玱玹

玱玹的戏份比例提升了不少,被传位之后的第一任务是如何巩固帝位。

面对迁都的阻力,玱玹可以放低身段为下属洗手作羹汤,笼络人心的方式猛然让我想到了刘备。

果然,帝王都是有相似之处的。

帝王必须要有很好的演技,这句话说的不仅是演员,还有角色本身。

如果在位时演得不够好,事事都顺着自己的意愿来,那这个皇帝的位置肯定也坐不久。

能够长期统治的君主,绝对都是人精。

小夭的脑子也不笨,甚至可以评价为机灵,但她完全没察觉到玱玹对自己的爱意。

因为她将其视作最重要的哥哥,所以感情再亲近也只是兄妹而已。

在这样的认知基础上,小夭自然就把自己完全框住了,玱玹对自己所有的好都是因为她是妹妹,没往男女之事那方面去想。

但她的外爷就不同了,他通过玱玹几个表情和几句话,甚至是一个望过去的眼神就已经猜出来了。

老西炎王明显知道玱玹心仪小夭,但身为帝王不能肆意妄为,所以在恰当时刻提醒和阻止。

对话时甚至都没有直接戳破,他们这种段位的人,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正如老西炎王所说,帝王驱使权力,也被权力驱使。

君主向来做不到随意所欲的,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更自由。

你看小夭的外爷,看着两个儿子离开自己,心里自然也有感伤,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自古帝王,终究只能落个孤家寡人的下场。

玱玹,自然也如此。

为了平衡同在一个笼子里的老氏族和中原氏族,他必须娶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甚至极度嫌弃和讨厌的女子做正妻,当王后。

这段戏让我想到了《甄嬛传》里四大爷去给颂芝侍寝的戏,看来帝王们的无奈也是相通的。

当时辰荣馨悦由于势利眼拒绝了玱玹,结果人家登基为王就娇滴滴地贴上来。当初不想着共患难,现在只希望可以同富贵。这种人连做朋友都嫌恶心,何况是枕边人。

所以,玱玹只能在心里默默立小夭为后,然后在新婚之夜守着他真正想要相守一生的人,哪怕是她坐过的秋千也行。

看着小夭离开,玱玹简直是得到了一切又瞬间失去了一切。

他想履行小时候承诺接妹妹回来的誓言,想保护所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但实际上玱玹能做的选择却越来越少。

幸福的日子没过几天,就要迎来最无奈的部分,连站在门口看着爷爷和小夭他们打闹的幸福画面都没机会了。

因为辰荣馨悦的出现,阿念离开,小夭也不想留在这里惹是生非。

此时的玱玹竟然做了当初他最看不起,涂山璟曾做过的事情,用信上的数字来提醒她的归期。

不过,这个信上的“十三”,可不如信里的字迹工整美观。

辰荣馨悦真的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脑子还没有她的丫鬟好用,看看人家孟静娴嫁给果郡王时的通透,再看看这位。

嫁人了还当自己是家里娇宠的大小姐呢,她母亲那些忠告是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既要又要,典型的作。

现在这个演员把辰荣馨悦的小家子气演得很传神,还有个人也很适合这个角色,就是《知否》里墨兰的饰演者施诗。

4.关于赤水丰隆和蓐收

赤水丰隆自从和小夭订婚后,基本上就没有下文了,直到他来到小月顶催婚,原因是玱玹即将出兵皓翎。

从行为上来看,他对老西炎王的兴趣都比对小夭更大,不愧是把老婆当兄弟的直男。

念在他被抢亲的份上,就不与他计较了。

若不是因为小夭的心里住着相柳和涂山璟,其实赤水丰隆也是个很不错的夫君,最起码和他相处起来不会累,舒服自在。

但这个男人有没有心机呢?

自然也是有的。

毕竟是一族之长,身为管理者必须带脑子。

蓐收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头脑灵活,八面玲珑,城府颇深。

戏份不多,但给人的印象都很深。

我本来对这个角色是挺欣赏的,但只要想到是他最终把相柳逼上了绝路,就莫名地感伤又怨恨。

如果大家都没立场之分,应该可以坐下来一起玩得开心愉快,甚至能够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

可惜,错的不是你们,是这个世界。

5.关于抢亲和清水镇

看完前4集没有演到大婚,实在有些吊人胃口。当时想着既然这是一盘好菜,那就慢慢等着上桌吧,不急。

第5、6集就火速上了抢亲戏,等了那么久就盼着这一幕呢,以此为转折点的关键剧情终于来了。

因为已知结果,所以过程中没那么紧张,似乎就在等着相柳以防风邶的身份出现,再讲出那句“不要嫁给他”的台词。

虽然相柳是因交换粮草才与涂山璟做了交易,但他此举也是发自真心的,只不过这件事推了他一把。

小夭见到来抢亲的人是防风邶而不是相柳,她第一时间其实慌了。

因为小夭也害怕相柳丢了防风邶这个马甲,那样的话从此他们只能是立场相对的两个人了,再也没有任何合理的途径能够相守一生。

相柳,终究还是放弃了防风邶这个身份。

小夭最期待的人虽然出现了,也成功带走了她,但却并没有收获自己想要的爱情。

尽管抢亲的执行者是防风邶,但众人皆因此松了口气,皓翎王更是借机将婚约解除。

这段贬低赤水丰隆,同时抬举防风邶做女婿的话,真是一个宠爱女儿的偏心护短老父亲。

抢亲之后需要避避风头,相柳带着小夭回到了清水镇。

这个地方最隐蔽,确实适合藏身。

小夭恨相柳彻底S了防风邶,于是立下绝对不为相柳的离开而哭泣的Flag。

你看,Flag最好不要在气头上随便立。

相柳问小夭的问题,层层递进。

之所以有最后一个,就是为了以此去区别前面两个,将涂山璟和叶十七彻底从答案里摘出去。

所以,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相柳。

但小夭不会说,也不敢说出口。

相柳偶尔也会有私心,希望获知他深爱的人,心里是否也有自己。

他得知了想要的答案,但却比没有答案的时候要更悲伤。

叶秋臣很喜欢桑甜儿和小夭对话的那段戏,尽管在小说里和短视频平台上已经看过很多遍,但仍然很感慨。

没错,当桑甜儿离开之后,清水镇就没有记得玟小六的人了。

但是,叶十七还记得,相柳更会记得,而且会永远记得。

事实证明,清水镇就是《长相思》整个故事里最动人的篇章,即便只是偶尔来刀一下,也足够戳人。

这是唯一我害怕更新太快的剧,因为进度条越往后,便距离相柳彻底离开又更近了一步。

真的很不想和相柳说再见。

愿有来生,以此为盼。

文/叶秋臣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叶秋臣)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抄袭必究—欢迎转发评论—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标签: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