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词: 电视剧 电影

《你比星光美丽》一个赌注,换来与纪星的“一夜情”,韩廷真不亏

本文写的原著,和电视剧有所出入。

纪星在自己生日那晚得知前男友邵一辰和自己闺蜜在一起了。

那一夜她非常难过,前男友和闺蜜的双重背叛让她很痛。

那一夜的她喝多了,和自己的投资人韩廷发生了一夜情。

虽然她喝多了,但是不至于神志不清,那一晚她是主动接受了韩廷的赌注,愿赌服输。

而韩廷利用一个游戏的赌注换来了纪星的愿赌服输,看似临时起意的决定,其实是韩廷的蓄谋已久。

一个赌注

那天是纪星生日,她心情不好,因为邵一辰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而她意识到自己和邵一辰原来真的分手了。

后来韩廷带她去自己的酒局让她放松心情,无聊之下纪星看到了桌子里面有骰子,于是她提出玩骰子。

而这种把戏却是韩廷拿手把戏。

纪星根本不知她根本不会赢韩廷,纪星想要玩一把。

原著中写道:

纪星眼睛一亮:“那咱们比一局?”呵,胆子挺大。她自投罗网,要往他兜里钻。这就怪不得他不绅士了。韩廷和颜悦色道:“话说到这份儿上,得赌点儿什么不是?”见她歪头想赌注呢,他说:“小了我可不玩儿。”纪星想一想,说:“好。你要是输了,你让星辰3.4%的股份给我。”这丫头至今还想着脱离控制呢。“行。”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目光笔直盯着她。纪星没料到他如此爽快,一秒上钩:“说真的?”“嗯。”韩廷说,“你要赢了,给你。”

纪星以为自己是做局人,其实并不知她早已掉入了韩廷的陷阱中。

她根本不会想到韩廷这种心思缜密的人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如果真的吃亏了也是他心甘情愿给出去的。

而纪星是斗不过韩廷这种老狐狸的。

原著中写道:

“好!就赌这个!”她兴奋起来,隔几秒,“我要是输了呢?”他淡笑,有些意味深长:“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成交。”纪星并未过深思考。能怎么办,肯定是要她听话做事情呗,又或许多要点儿股份。

纪星根本不知她想要的不过是股份,而韩廷想要的是她这个人。

韩廷其实早已对她蓄谋已久了,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还给她送生日礼物。

之前是因为她有男朋友不方便分手,而这次他既然知道了纪星分手了,那么他也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乘虚而入,因为他对自己足够自信,他相信最后纪星会心甘情愿愿赌服输,更相信纪星会爱上自己。

这个男人就是如此自信,而他确实有这个自信的资本。

愿赌服输

然而玩了好几场,都是韩廷赢了,纪星就是想刷赖都没有办法,对方实在是太厉害了。

她几乎是场场输,这场优秀她根本没想到韩廷竟然是隐藏如此深的高手玩家。

她愿赌服输,让韩廷要少点,多了她给不起,纪星以为韩廷要的和自己一样都是股份。

其实并非如此,韩廷想要的从来不是钱,他根本不缺钱。

但是最后韩廷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却暧昧的说了一句:“行了,不逗你了。”

原著中写道:

说完,低头把骰子一颗颗捡好,扔进茶几下的抽屉里。逗?纪星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动作,后知后觉地回过味儿来了,隐隐约约明白他下的赌注是什么意思了。“我说(把你)怎么办,就怎么办(你)。”

直到这个时候纪星才明白韩廷说的赌注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纪星才发现韩廷一直在撩拨自己。

原著中写道:

纪星并不太确定, 不知是否会错了意。她忽然发觉了韩廷的厉害之处, 玩暧昧都如此有度,撩人于无声。似是而非,若有似无, 不毁自个儿半点儿身份, 也不给对方半点儿不适。他撩完,不予停留, 不再挂心;她心里却扔了颗石子, 涟漪阵阵。她觉得他那一笑绝对意有所指,可又不太信自己入得了他的眼。

韩廷给她送生日礼物,还带她开导心情,还逗她,很显然韩廷看上了她,而她却后知后觉不相信自己能够入了韩廷的眼。

那一夜的纪星很寂寞,很空虚,她望着男男女女相拥不想待下去了,想提前走了。

于是韩廷为了和其他人告别,望着韩廷的身影,她脸红心跳了,因为这个男人刚刚撩拨了自己,因为这个男人太有魅力了。

而她刚刚失恋,正是最空虚最寂寞的时候,那一晚她不知道是在酒精作用下,还是失恋的寂寞情绪,居然对韩廷说了一句:

“刚才的赌,你还没说你要的赌注呢。”

原著中写道:

韩廷一时没说话了。那是他一时心旌动摇之下的越线,不太恰当,有失分寸。实在是夜里这地儿的气氛弱化了人的心理防线。

很显然原本那个游戏的撩拨已经是韩廷在夜晚冲动下越过了自己的底线。

他原本没想这么快,但是既然纪星迈出了这一步,那么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毕竟这一次是她主动心甘情愿输给自己。

她脸红得像颗小番茄,衬得眼睛晶晶亮的,忐忑望着他。四目相对,彼此已是心知肚明。他尚未说话,她又问:“如果我赢了,你真会给我3.4%的股份么?”“会。”他说的实话。“那我也愿赌服输。”她说。她觉得自己是疯掉了,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她脑子嗡嗡乱响,一片麻木。唯一肯定是,她今晚没法一个人回去的。绝对不行。

很显然那一晚纪星没有经得住韩廷的不经意的撩拨,她明知韩廷的意思,却还是选择了愿赌服输。

因为她早已动心了。

只是分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对韩廷动心,与其说她是冲动,不如说是酒精冲动带给她的勇气。

原来是蓄谋已久

那一夜的冲动决定,我并不觉得纪星是冲动,我反而觉得她很清醒,虽然她喝了酒,但是不至于不省人事。

她还能玩骰子,还能感受到韩廷对自己的撩拨,更能猜出韩廷那个赌注是自己。

很显然她非常清醒,但是她还是没有经得住诱惑和寂寞,那一晚她和韩廷发生了一夜情。

而那一晚的情景,纪星是非常享受的,整个过程她没有一丝的拒绝。

甚至到了韩廷的房间,韩廷还在门口说了一句:“这会儿还能反悔。”

可是纪星却逞强拒绝了。

很显然韩廷给了她机会,可是她却拒绝了,这下不能怪韩廷对她趁火打劫了。

对于那一晚,原著中写道:

他于她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曾经,邵一辰年轻,炙热,像雨后阳光;而此刻,韩廷成熟,强大,有力,仿佛荷尔蒙酿成的酒。

很显然纪星对韩廷早已蓄谋已久,只是之前她有邵一辰不愿承认罢了。

而她分手没有拒绝韩廷早已暗示了她对韩廷的心思。

虽然这场赌注是韩廷设下的陷阱,但是跳入陷阱最后愿赌服输都是纪星心甘情愿。

而韩廷就是这样的男人,他的趁火打劫,他的趁虚而入,他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让纪星反悔的机会。

虽然他给过她机会,那是因为他愿意,对于他来说拿下纪星是迟早的事情。

而韩廷用一个赌注换来和纪星的一夜情,不仅仅如此,还换来了一生的伴侣。

韩廷并不是一个滥情的男人,甚至可以说那一晚过后他想过对纪星负责,可是纪星却退缩了,像一个鸵鸟一样藏了起来,事后不认账了。

而韩廷确实生气了,他们许久没有联系,再一次见面韩廷质问她为何躲着自己。

纪星想忘掉那一晚的事情,但是韩廷从来没想过放过她。

甚至他早已选择未来娶她,在这之前他从未真正想过自己未来的妻子是什么样子,但是那一晚后,他已经认定了纪星此后余生是他的妻子。

可是纪星后来退缩了,但是她再一次见到韩廷还是投降了。

两人经历了分分合合,经历了算计和利用,更经历了生死一刻,之后纪星彻底投降了,两人真正在一起。

投降是因为她太爱这个男人了,而这个男人虽然利用过自己,但是他也奋不顾身不顾危险救过自己。

劫后余生的那一刻,纪星彻底投降了,她不再退缩,因为那次经历给了她足够的勇气和韩廷相伴此后余生。

标签:
全部评论